首页 >> 企业快讯 - “00后”大学生做起快递员: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

“00后”大学生做起快递员: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

来源:中国邮政快递报 时间:2022-07-09 17:00:00

从不得以到离不开——北京圆通师范大学网点快递员胡彦航

 

  “您好,菜鸟裹裹取件,请问您在家吗?”

  “你到了?我这会儿不在家,你等我一会儿吧,20分钟……”

  “我刚才没听见电话,你现在再来一趟吧!”

  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”

  ……

  这是圆通快递北京北师大网点小哥胡彦航工作的日常。

  初见胡彦航,他戴着时尚的金属框眼镜,有一点腼腆,有一点羞涩,高高瘦瘦,快递员的工作T恤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肥大。胡彦航是山东菏泽人,2000年出生,看着当年的“千禧婴儿”如今已经成年,步入社会,记者也不禁感叹时光飞逝。

  胡彦航是今年年初来到北京圆通北师大网点工作的,主要工作是上门取件。说起当快递员的缘由,胡彦航坦言疫情影响是主要原因。胡彦航所学的专业是轨道交通方面的专业,毕业后本来安排到青岛的一家做地铁轨道工程的单位实习,但因为疫情青岛一度进出都很困难,便只好作罢。后来,胡彦航在济南找到了一份甜品店店员的工作,本以为那是一家很大的连锁甜品店,会有比较稳定的工作环境,无奈疫情又让甜品店的生意一落千丈,加之胡彦航自己觉得卖甜品糕点的工作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更没前途可言,于是在家人的支持下来到北京,成为了一名快递小哥。

  胡彦航说,一开始来北京做快递员也有些不得已,毕竟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举目无亲,生存是第一位的。由于胡彦航没有派件的经验,对快递员这个职业一无所知,因此在网点老板让他自己选择工作的种类时,小胡务实地选择了先当取件员,为的是积累经验,迈好第一步。

  胡彦航每天自己取件数量并不很多,大约100个左右,但取件的范围大,时间的机动性也很强,小胡经常要一天多次往返于一个居民小区。“没办法,有的时候跟客户约好的时间,到了电话联系,对方不在,总不能干等着,怎么合理安排时间也是个难题。”

  今年4月,在北京疫情局势最为紧张的那段时间,也是小胡工作中比较难受的一段时间。小胡说,自己的取件区域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牡丹园到北太平桥之间,多为住宅小区,疫情期间各个社区几乎都无法正常出入。“小区不让上楼,取件的时间就没准儿,有时候为一个件要在小区外等好久,这样工作时间就会拉长很多,时间都浪费在路上和等待中,对工作效率影响很大,有时候忙得一天都没时间吃饭。”小胡说,那段时间他也想过自己到底为什么又要选择一份看起来如此繁琐、无聊还辛苦的工作。但转念一想,疫情之下就业这么难,加上快递本身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业,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于是就一直坚持着。

  进入6月以后,北京疫情形式逐步好转,胡彦航的工作也慢慢顺畅起来。经过半年的摸索与实践,看起来有些文弱的胡彦航皮肤晒黑了,性格也越来越开朗,每天免不了多次与人打交道的他也逐渐退去了腼腆,更熟悉了自己工作的范围、摸清了一些规律,这也为他取件少跑了不少冤枉路。小胡说做快递员的收入也让自己暂时比较满意,现在他也会时不常地网购一些商品和礼物寄给远在济南的女友。

  平时,胡彦航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大男孩儿还是个摄影迷,前段时间,他用自己工作后半年攒的钱买了一台富士数码相机,下班后,如果天气好,有时间,他也会找地方拍一些自己喜欢的照片。小胡说,虽然现在是短视频时代,但自己还是更喜欢拍摄风景照片,觉得定格的瞬间才更符合自己对摄影的认知和理解。当被问到以后想不想成为一名风光摄影家时,小胡坦言“不敢太喜欢”,毕竟,高端的摄影器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太过昂贵,一旦“入坑”,怕自己沉溺其中。

  来北京的这半年是胡彦航第一次离开家乡、离开山东。北京对于他来说是陌生的,但小胡说自己这半年来并未感到孤单寂寞。“来这里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年龄都相仿,觉得挺好的!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,越来越离不开这份工作了。”小胡说,不管做什么工作,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,无论顺境还是逆境,好心态都会让自己保持积极向上的工作状态,不至于消极,工作也会做得更好。